首页 > 新闻爆料 > 正文

永春制香人的一天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6-01 18:53:00

 

仔细晾晒

 

收集整理

检查蔑香

晒香

 盘香

包装

    □商报记者 魏婧琳/文 通讯员 郭伟君/供图

    引言

    “礼佛之人皆知晓,永春香品质上乘。”日前,永春达埔镇“中国香都·永春达埔”称号,这是国内唯一的国家级制香基地称号。在永春香道百年的历史中,香道人是这浓墨重彩一笔的书写者,是这大红沉香氤氲的见证者。《慢生活》与您走进永春,走进制香人的一天。

    主文

    始 黑夜里的亮红

    深夜,指针指示着十二点。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在永春达铺镇兴全制香厂里,灯光微微,工人们已开工。制香工人以男性居多,他们要赶在太阳出来之前做出一批香来,等到晒香工人上班时,后面的工序才能顺利地接上。就这样,他们夜以继日地工作到中午十二点,然后休息,以准备来日繁重的工作。

    车间里,香粉漫天,窗台上满是厚厚的烟灰,宛如无人打理的老屋。车间里许多工人都不佩戴面罩,他们几乎都愿意相信“神香”有保健养身的作用,脸上满是亮红的香粉,在黑夜里显得特别与众不同,眼神里有一种工作的坚毅和养家糊口的责任。制香人老蒲说:“我们世世代代都制香,这份工作是一种习惯,没有感觉夜里上班有什么不适应。”

    达铺镇兴全制香厂负责人洪仲森道:“古老的篾香制作工艺发展到现代,也与时俱进地机械化,但是手工香还是主流。”父辈开办香厂,洪仲森从小也对篾香制作的沾、搓、浸、展、抡、切、晾、染、晒九式烂熟于心。

    达铺镇制香作坊不计其数,据不完全统计,共有制香企业近300家,规模较大的有53家,制香人超过3万人,产品达300多种,其中不乏制香世家,篾香文化名扬海内外,产品不仅颇受大陆寺庙欢迎,更远销香港、台湾地区以及东南亚、欧美等国家,越来越多的制香厂借力现代技术扩大生产,实现转型升级,洪仲森强调,“老师傅还是很难得的”。

    兴 阳光下的汗水

    六点开始,香厂的女工们开始早起干活了,她们主要负责晒香和包装。在阳光下,一簇簇的香在架子上铺开,像极了一朵朵的红花。远远看去,一片红色的海洋。而汗水随着太阳的逐渐高升而滴落。近日连绵不断的阴雨天气给晒香带来了阻碍,她们的心里也阴沉沉的。

    永春达埔镇的制香女工大多来着乡镇附近的中年妇女。一般她们执行晒香和包装这类比较轻的活,每天平均只赚50元。在永春达铺的一家制香小作坊,老吴一家三口正在忙碌,他们是从四川来到福建打工的,小孩今年六岁。老吴的妻子包装产品,老吴则负责制香,他们说:“两个人工作一个月下来也有五千多块,这里包吃包住,不错,感觉还学了一门手艺,”说到这里,老吴腼腆地笑了。

    沉 内心中的灵气

    追溯绵远悠长的永春香道史,永春几乎所有的制香工艺都是发源自蒲氏。据报道称,早在宋末,家住在泉州的阿拉伯大商人蒲寿庚一家,便是世代以经营香料为主的家族。到了明清,见证了刺桐港兴衰的蒲氏家族逐步衰落,其后裔分别避居永春等地,民国时期,蒲氏后人还到永春县五里街开设“蒲庆兰香室”,专制篾香,远销港澳地区以及马来西亚、印尼、越南等国。在新中国成立前后,这一“蒲庆兰香室”设在民生路边,开着一个大翻窗,窗边有小门可以进出,平日里开窗售货,关窗休息。时至今日,永春五里街的“蒲庆兰香室”仍保存香壶、碾槽等数代祖传的制作香料的器具。

    “虽然现在也有外来制香人员,但是主要还是本地居多,占到了百分之九十五左右。”洪仲森说道。在本地制香人的心中,香是有灵气的,他们认为永春香是选用上等芳香植物和中药材配制,有降气散寒等有益身体健康的作用,也可以保佑庇护自己,被称为“神香”。徜徉沉醉于绵延千年的永春“香道”之韵,追寻其演进脉络,细品其丰厚底蕴,焚香祭拜的传统让制香人的心灵找到了力量,找到了依托,他们相信:心诚则灵。于是,制香人的一天,一天天地轮回着,传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