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 永春香事 > 正文

孙亮:中国香文化发展史

字体:
发布时间:2015-11-17 11:18:57

         香,可悠然于书斋琴房,可缥缈于庙宇神坛,可闭观默照于静室,可怡情助兴于席间,可安神开窍于闲时,可化病疗疾于实处,于有形无形之间调息、通鼻、开窍、调和身心,妙用无穷。正是由于深谙此理,历代的帝王将相、文人墨客才竞皆惜香如金、爱香成癖。
春秋战国时期,人们不仅对香木、香草取之用之,而且歌之咏之。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屈原在《离骚》中就有很多精彩的咏叹:“扈江离与辟燕兮,纫秋兰以为佩”;“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户服艾以盈要兮,谓幽兰其不可佩”等等。秦汉时期,随着国家的统一,疆域的扩大,南方湿热地区出产的香料逐渐进入中土。
随着“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活跃,东南亚及欧洲的许多香料也传入了中国。苏合香、鸡舌香、沉香、木香等在汉代已成为王公贵族的炉中佳品。西汉初期,在汉武帝之前,熏香就已在贵族阶层广泛流行起来,而且有了专门用于熏香的熏炉,长沙马王堆汉墓就有陶制的熏炉和香茅出土。汉代的熏炉甚至还传入了东南亚,在印尼苏门答腊就曾发现刻有西汉“初元四年”字样的陶炉。汉武帝在位期间大规模开边,遣使通西域,使战国时期初步形成的丝绸之路真正畅通起来,在促进东西方交流的同时也便利了西域香料的传入。相传,“博山炉”(模拟仙境博山)就是汉武帝遣人制作的一种香炉。
隋唐时期是香文化史上最为重要的一个阶段,随着唐王朝成为一个空前强盛的帝国,其对外贸易及国内贸易空前繁荣。西域的大批香料通过横跨亚洲腹地的丝绸之路源源不断的运抵中国。而且,随着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的提高,唐中期以后,南方的“海上丝绸之路”开始兴盛起来,从而又有大量的香料经两广、福建进入北方。香料贸易的繁荣,使唐朝还出现了许多专门经营香材香料的商家。隋唐之前,上层社会对香就已推崇备至,大多数香料,特别是高级香料并不产于内地,且多为边疆、邻国的供品,所以可用的香料总量很少,即使对上层社会来说香料也是稀有之物,甚至级别稍低的官吏也难以享用。到了唐朝,香更成为宫庭的御用品,唐代的许多皇帝,如唐高宗、唐玄宗、武后等都对香料十分钟爱,而且依仗国力之雄厚,在用香的品级和数量上都远远超过前代的帝王。香檀木虽贵以斤两相论,唐皇宫内仍取之为香床、香几等大件物品;皇帝行经之处,甚至“以龙脑、郁金铺地”,还常用沉香、檀香、龙脑、麝香等配入涂料涂刷皇宫内的楼阁殿柱。社会的富庶和香料总量的增长,为香文化的全面发展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在大唐的盛世环境中,中国香文化所获得的前所未有的全面发展,形成了一个成熟、完备的香文化体系,为其在宋元明清的兴盛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及至宋代,中国封建社会的政治和经济都进入了一个高峰时期,香文化也从皇宫内院、文人士大夫阶层扩展到普通百姓,达到了鼎盛时期,遍及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一个部分。在居室厅堂里有熏香,在各式宴会庆典场合上,也要焚香助兴,不仅有熏烧的香,还有各式各样精美的香囊香袋可以挂佩,在制作点心、茶汤、墨锭等物品时也会调入香料;集市上有专门供香的店铺,人们不仅可以买香,还可以请人上门作香;文人雅士则多设香斋,不仅用香品香,还亲手制香,并呼朋唤友,一同鉴赏品评。宋代的航海技术高度发达,南方的“海上丝绸之路”比唐代更为繁荣。巨大的商船把南亚和欧洲的乳香、龙脑、沉香、苏合香等多种香料运抵泉州等东南沿海港口,再转往内地,同时将麝香等中国盛产的香料运往南亚和欧洲。(沿“海上丝绸之路”运往中国的物品中,香料占有很大的比重,也常被称为“香料之路”。)当时香料贸易征收的税收甚至成为国家的一大笔财政收入,足见当时香料的用量之大与香料贸易的繁盛。宋朝政府甚至还规定乳香等香料由政府专卖,民间不得私自交易。在这一时期,香在医药方面的应用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以及苏轼与沈括合著的《苏沈良方》等书中都有许多专门的记载。
到明朝时,线香开始广泛使用,并且形成了成熟的制作技术。关于香的典籍种类更多,尤其是周嘉胄所撰的《香乘》内容十分丰富。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也有很多关于香的记载,例如:香附子,“煎汤浴风疹,可治风寒风湿”;“乳香、安息香、樟木并烧烟薰之,可治卒厥”;“沉香、蜜香、檀香、降真香、苏合香、安息香、樟脑、皂荚等并烧之可辟瘟疫”。《本草纲目》不仅论述了香的使用,而且记载了许多制香方法,如书中所记:使用白芷、甘松、独活、丁香、藿香、角茴香、大黄、黄芩、柏木等为香末,加入榆皮面作糊和剂,可以做香“成条如线”。这一制香方法的记载还是现存最早的关于线香的文字记录。明朝宣德年间,宣宗皇帝还亲自督办,差遣技艺高超的工匠,利用暹罗(今泰国)进贡的几万斤黄铜,另加入国库的大量金银珠宝一并精工冶炼,制造了一批盖世绝伦的铜制香炉,这就是成为后世传奇的“宣德炉”。“宣德炉”所具有的种种奇美特质,即使以现在的冶炼技术也难以复现。
晚清以来,连绵不断的战争和政局的长期不安,以及西方社会思潮的传入,使中国的传统社会体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中国香文化也进入了一个较为艰难的发展时期。品香用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奢侈品”,所以香文化的发展特别需要一个安定繁荣的“盛世”环境,晚清后期时局的混乱使早已融入了书斋琴房和日常生活起居的香文化也渐行渐远,失去了安神养生、美化生活、陶冶情操的内涵,而主要用作祭祀仪式被保留在庙宇祭祀之中。以至当今有很多人都将香视为宗教文化之一隅,甚而归入封建迷信的范畴,实为时代之遗憾。
现在的香与香文化还都逊于古代,古代的香,所用都是天然香料,而现当代以来,化学香精(人工合成香料)成为制香的主要原料。化学香精不仅能大致地模拟出绝大多数香料的味道,而且原料易得,成本低廉,能轻易的产生非常浓郁的香味。现在我们在市场上能见到的绝大多数香品都是这类化学香精香。名为檀香、沉香,其实只是使用了有“檀香味”或“沉香味”的化学香精。化学香精和化学加工技术的采用等因素以及人们对香之内在品质的忽视,都使得制香的技术门槛大为降低,以至于现在的制香商家大大小小,星罗棋布,香品质量也参差不齐。
(孙亮,松风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会创建人。本文为讲座内容概述。)